您的位置: 惠州资讯网 > 游戏

重生原始时代 第六章 珍娘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6:00

重生原始时代 第六章 珍娘

街道两旁有店铺,有小摊,买卖的东西琳琅满目。

其中有些卖吃的小摊贩,后面也有些专门卖吃食的店家。

公良刚刚吃过,对小摊上的食物不感兴趣,不过看到专门卖糕点的店铺,就进去试吃了下,感觉味道不错的,就买了一堆收起来,打算带着路上吃。

“鼓儿,鼓儿,我要那糕点。”

“鼓儿,鼓儿,我要那把小刀。”

“鼓儿,鼓儿,我也要。”

公良带着米谷他们一边看,一边往前走。

忽然前面走来一群小孩,这些半大的小孩蹦蹦跳跳的簇拥一名高大壮实的少年嚷嚷着走了过来。

被叫鼓儿的少年看到公良,眼睛顿时一亮,飞快的向他跑去。

“你是大焱部的人吗?”鼓儿跑到公良面前,憨厚的问道。

公良看了看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有大焱部的特征,竟然让这家伙一下认了出来。在来东土的时候,他特地花钱在东土人开的店铺中订做了一整套和东土人一模一样的衣服。说实话,若非自己身材高大,根本和普通东土人没什么不同。

当然了,米谷和圆滚滚这两个家伙是比较显眼一点。

但这并不是别人认出自己是大焱人的理由。

“你是大焱部的人吗?”鼓儿再次问道。

看到鼓儿纯真的眼神,公良感觉没什么好隐瞒,就应道:“是。”

鼓儿听到他的回答,猛然大喜道:“真的,那太好了,俺娘亲也是大焱人。娘亲说了,遇到大焱部的人一定要请他们回家做客。走,俺带你见娘亲去。”

鼓儿拉起公良的手就要走,却感觉好像拽着一座山般,动也动不了。

他从小力气大,能随便拔起一棵树,抱起一块大石,他就不信拉不动这个人。

当下,不由得使出浑身力气,用力拉着公良往前走。

公良身上穿的灵纹宝铠重力已解,再加上自身力气,说是一座小山也不过份,又岂是年幼的鼓儿所能拉得动。

拉了一会儿,见无法拉动公良,鼓儿不得不丧气的放开他的手。

“你力气真大,跟俺娘亲差不多。娘亲说了,遇到大焱部的人一定要请他们回家做客。你就跟俺回去吧!俺娘亲看到你一定非常高兴。”鼓儿央求道。

公良看着他一片纯真的眼神,心中忖道:自己刚到东土,应该没人借机谋财害命才是。

再加上艺高人胆大,有空间做后盾,也想看看眼前这鼓儿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于是,就应了他的请求。

鼓儿见他答应,欢天喜地的在前带路,公良则带着米谷和圆滚滚慢慢跟在后面。

那些原本围着他玩的小孩见他走掉,顿时做鸟兽散。

往前走了一段路,鼓儿就拐进一条宽大巷子。巷前有个高大牌坊,上面用荒文写就“荒人坊”三个大字。到了这里,名叫鼓儿的少年就往前飞奔,没多久,就消失在一栋宽大的宅院前。

宅院中,一些魁梧高大的荒人正在一群三角犀上装载货物。

其中一名大膀粗腰,魁伟巨力,如同擎天巨柱般的高大女娘如飞鹤般,立于荒人鸡群中。

“娘亲、娘亲...”

鼓儿一进来,就冲女娘高声大叫道。

女娘看到鼓儿,眼中露出一丝温柔,笑道:“鼓儿,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身上银钱不够,娘亲再给你一些。”

鼓儿见娘亲要掏银子,急忙说道:“不是的,孩儿不缺银钱。娘亲,孩儿方才在外面遇到一名大焱部的人,特地邀请他回家做客,娘亲见了他一定高兴。”

“喔,人呢?”女娘往鼓儿后面望去,却什么都没有。

“呃...”

鼓儿回头一看,公良还没来,“刚刚鼓儿跑得太快了,那人兴许还在后面,鼓儿这就去带他进来。”说着,又跑了出去。

女娘看着来去匆匆的儿子,摇了摇头,这小家伙就是这性格,也不知道随谁。

一时间,她倒对儿子所说的大焱部人期待起来,她有几年没见过族人了。

蓦然,外面传来一股同族血脉的波动,身上兽魂感到威胁,出现在身边,紧紧盯着外面。

公良缓缓从门外走进宅院,当看到站在场中的女娘时,不用来自血脉的波动和那魂兽提醒他,他就已经肯定眼前女娘是大焱人了。因为除了大焱女娘,他就没有见过大荒中有哪个部落出产这么雄壮女娘的。

睚眦兽魂感觉到兽魂,以迷你的身子出现在公良肩头,一双血眼盯视着前面兽魂。

珍娘身边的兽魂看到睚眦,慢慢低下高傲头颅。

睚眦兽魂随即消失不见,好像从未出现一般。那头兽魂也跟着隐没。

“没想到你竟然觉醒了先天兽魂。”女娘看着公良肩膀消失的睚眦兽魂,感慨道。

“侥幸而已。”公良谦虚道。

“这种事哪有什么侥幸!走,到屋里说话。”

女娘在前带路,往屋里走去,忽又回头吩咐道:“鼓儿,去厨房让她们做点好吃的东西送过来。”

“不用,我们已经在酒肆吃过了。”公良连忙阻止,方才吃下去的东西到现在还没消化掉,怎么可能吃得下。

“那就再吃一点。”

女娘豪气的摆摆手,鼓儿飞快的往厨房跑去。

见主人家这么客气,公良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走进屋里,两人分主次坐下,女娘感慨道:“说起来,我也有五年没见过族人了,你应该是今年出外历练的精英吧!部落现在怎么样了?”

“族中一切安好,就是此次海兽攻城,去了不少族人。”

“哪年不是如此,想当年我们守城之时,也死了一些人,现在大家还不是好好的。”

女娘又问道:“你叫什么何名?父母是谁,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认识。”

“我名公良,并非大焱部人,而是从祖地出来的焱部族人,后来才到了大焱。”

“祖地族人?”

女娘听到公良的介绍,两眼瞪得宛如铜铃,愕然道:“听说祖地那边半点灵气也没有,你是什么出来的?”

“运气好罢了。如今神庙正在开辟一条通往祖地的直道,以后你回去说不定能到祖地走走。”

“回不去了。”女娘惆怅道。

公良奇道:“怎么不能回去,大荒就在对面,不过一海之隔而已,回去还不是简单。”

“唉...”女娘叹了一声,道:“自家族人,也不怕你笑话。想当年我珍娘在大焱中也是部落精英中的佼佼者,原本想来大荒游历,见识一下大荒外的神奇再回部落嫁人。没想到遇到外子,因缘凑巧下在一起生了鼓儿。我那外子乃是儒门中人,身材瘦弱,如同竹竿一般。你也知道,部落中都喜欢魁伟巨大的男子。若是回去我阿姆见到他,肯定会一掌把他拍死,所以还是不回去的好。”

公良想了想,这种情况确实有可能发生。

只是大焱女娘个个都是心高气傲之辈,有的连本部精英都看不上,没想到这珍娘竟然嫁给了东土人,真是匪夷所思。

这时候,他倒是有点想见见这名娶了珍娘的东土人了,竟然有这等好胃口,啃下珍娘这根粗大甘蔗。

“咳...咳...咳...咳...”

倏然,大堂边上传来一阵咳嗽声。

公良闻声望去,只见一名留着两撇胡子的瘦弱男子,扶墙慢慢走了出来。

珍娘连忙起身扶他坐下,怨怪道:“你出来作甚?”

“听鼓儿说你族人来了,我怎么也得出来看看,要不然岂不失了礼数?”瘦弱男子艰难的说道

公良看着瘦弱男子,已经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他瘦得跟排骨没两样的身子,竟然敢挑战珍娘这等巨擎伟岸的粗壮身材,也亏得他下得了手。现在看来不死已经很好了,何况只是瘦成这样。

“这是外子封衡,原本是青阳学宫中人,不曾想路过乱葬岗时被邪物所伤,从此落下病根。以前挺好的一个人,变成了这般模样。”珍娘解释道。

“失礼了。”封衡说道。

“哪里哪里。”

公良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刚才还以为这家伙因为胃口好被吸干,原来是受了伤。

靠,怎么看起来好像酒色过度的样子。

“娘亲,东西准备好了。”这时鼓儿跑进来,倒缓解了一下他的尴尬。

“那还不让她们把东西端上来。”

“已经来了。”

接着,公良就见几名腰板粗大的妇人抱着酒坛,端着菜肴走进来,一一摆在他们面前。

珍娘拍开酒坛,给自己倒了一碗,对公良说道:“来,喝酒。”

公良其实吃得很饱,但既然主人家这么客气,不得已,只得也倒了一碗酒,陪喝起来。

圆滚滚看到桌上炙烤得喷香的兽肉,感觉自己好像还能吃点,就抓起一块全是兽肉的骨头啃了起来。

公良一巴掌拍过去,没好气的训道:“你刚刚不是吃饱了吗?还吃,也不怕被撑死。”

圆滚滚一边吃一边嗷嗷叫道:“刚刚走了一会儿,我肚子又有点饿了。”说着,也不管公良,继续跟骨头上的肉奋斗起来。

公良无语,这憨货,迟早得被撑死。

米谷刚才吃得好饱,小肚子还鼓鼓的,桌上一堆肉食根本吃不下。

看着猛吃东西的圆滚滚,小家伙不由得噘起了小嘴,感觉自己有点亏。

珍娘并不知道圆滚滚在叫什么,但看到它埋头猛吃的样子,不由笑了起,:“能吃就是福,能吃就是福,来,公良,我们也吃一点。”

主人家这么客气,公良难道能够拒绝?

不得已,只得拿起一块肉不多的骨头陪吃起来。

米谷看到粑粑也在吃东西,感觉自己不吃那可真是亏大了。于是,就抓起一根脆嫩排骨,狂咬起来。

公良看着她那还没消化下去的肚子,开始有点担心小家伙吃太多东西肚子爆炸了。

呼伦贝尔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日照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湛江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呼伦贝尔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日照好的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