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惠州资讯网 > 健康

历数中超规则八大笑柄足协当鸵鸟无奈漏洞

发布时间:2019-09-13 17:52:27

历数中超规则八大笑柄 足协当“鸵鸟”无奈漏洞

竞技场上,有规则就有漏洞,这是常情。在中超赛场上,足协上有政策俱乐部与球员就下有对策,办法总比规则多。而每每遭遇尴尬的足协面对俱乐部与球员的对策时,往往因制度上确有漏洞,只能束手无策,蜷缩起脑袋甘当“鸵鸟”。从最早的力帆输球保级,到武汉联赛中途宣布退赛,从王圣转会未果拷问制度漏洞,到周海滨与冯潇霆利用规则赴国外深造,都让中国足协汗颜制度上存在的漏洞。如今,申花不仅演绎了“洗牌门”的好戏,还导演了戴琳“出口转内销”的佳作,俱乐部与球员越来越聪明,一次次“合理冲撞”中超制度,足协无奈之下,一次次“亡羊补牢”,而一次次“补牢”却改变不了一次次“亡羊”的事实,试问中超的漏洞究竟有多深呢?

戴琳低价转会申花 出口转内销再钻足协空子

戴琳曾是辽足主力,但2008年年末被俱乐部推上上榜名单,身价高达400万,过高的身价让很多俱乐部望而却步,包括上海申花俱乐部。戴琳从主力变“滞销品”,一怒之下,选择自由转会,今年四月份正式加盟斯拉维亚队,此时波黑联赛已经接近尾声,长时间没有踢球的戴琳并未获得多少机会。不过此时戴琳回归中超,得到了一个自由身,买家无需支付转会费。

申花此时再度出山用低于50万的成本购买戴琳,无疑成了这桩生意的最大赢家。

“出口转内销”成功运作,就利用足协漏洞,戴琳帮助申花俱乐部省了百万余元。事实上,这样方式打乱了原有的程序,并很有可能间接实现球员在国内的自由转会。但足协至今为止,只停留在“纸上谈兵”的阶段,并未做出任何实质反应。

天津泰达球员罢训 足协做“鸵鸟”表态不干涉

2009年6月,天津泰达球员集体罢训,直指天津泰达俱乐部总经理李广益,希望其下课。

罢训持续4个多小时就偃旗息鼓了,足协事后赞扬泰达俱乐部可以及时妥善处理此事,使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足协态度只是关注,表态无权干涉,没有做进一步处理。但是罢训究竟是不是合理,是不是符合规则,足协都不愿意深究,试问下一次罢训没有被妥善解决,造成严重后果了又该如何处理呢?又待足协兴师动众地“亡羊补牢”吗?

周海滨冯潇霆转会震荡足坛 逼足协修改制度提速

08年底09年初,中国足球的焦点无疑是冯潇霆和周海滨二人的转会事宜。冯潇霆与周海滨二人的转会掀起了中国足球转会制度该不该与国际接轨的讨论。以上两名中国球员在国内都有东家,也同样都属于合同期之外的人,也就是国际足联转会制度下定义的“自由人”。所以,当大连海昌和山东鲁能吆喝着非卖品标签的时候,韩国和荷兰方面根本不予理睬,强调:他是自由球员!

就这样,周海滨与冯潇霆先后转会国外联赛。俱乐部与足协拿他们毫无办法,因为国际足联制度使然。不健全的转会制度下,国内的俱乐部是最大的牺牲品。这个时候俱乐部只能球员签订长期的工作合同,中国足协只能再次“亡羊补牢”,站出来改革转会制度,在制度上逼迫各俱乐部完善合同体系。即使完善了,俱乐部的损失仍然不可逆转,球员学会利用制度后,终于成为赢家。

申花洗牌门事件引争议 矛头直指足协规则

2008年“沪鲁大战”是中超的重头戏,关乎中超夺冠大局。比赛中,申花领先后,埃米尔·马丁内斯、理查德、姜坤等队员主动申请黄牌。申花想通过申请黄牌,达到“洗牌”的效果。因为根据赛程安排,申花下轮联赛对阵武汉,而武汉已经退出中超联赛,这场比赛也被取消,但是原本在与武汉一战中要遭遇停赛的队员,可以借这场取消的比赛,消去身上的红黄牌,在接下去与广州的比赛中复出。通过这场比赛,原先有3张黄牌在身的于涛、理查德和马丁内斯,顺利达到了“洗牌”的目的。

赛后,申花洗牌事件引发轩然大波,从规则上,申花并没有违规,但是足协担心其他俱乐部效仿申花的做法,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开会谋划策略,专门召开15家中超俱乐部代表参加的会议,“亡羊补牢”讨论规则修补。,然而却拿已经占到便宜的申花毫无办法。

武汉退赛引足协恐慌 改规则新赛季不敢多停赛

2008年中超最焦点的事件莫过于武汉退赛事件。9月28日,中超联赛北京国安迎战武汉光谷,李玮锋蹬踏国安队路姜,后者报复导致被红牌罚出。9月30日,足协通过观看比赛录像回放,作出对李玮锋停赛八场处罚。10月1日,武汉俱乐部宣布退出中超联赛,足协不得不宣布武汉队全年比赛均判0比3负。

武汉的退出足协毫无办法,不过已经刺激到足协高层神经,为了避免新赛季再次发生类似的退赛事件,足协更改了相应的处罚条令,即减少对涉案球员的停赛场次,相应的罚款则会增加,然而这样的改变却存在争议。并且即使规则改变,08年武汉退赛的事实也不能修复,如申花洗牌门、职业联盟即将成立等事件也无法还原。

王圣事件谁之过? “跳槽搁浅”揭开足协转会漏洞

足协转会制度频出错误不足为奇,有人利用规则,有人被规则利用,王圣就是倒霉的那一个。2008年3月,因足协规定转会合同的有效性不受体检结果或获得参赛资格的影响。这就是说,虽然王圣现在仍没有获得参赛资格,但他实际上已经被转会至武汉俱乐部,与实德俱乐部无关了。

作为王圣本人,并不愿意转会至武汉,但这种规定却不能按照其本人的意愿。足协所谓的“保护球员利益”只能是嘴上说说了。王圣称,他本人在两家俱乐部的转会过程中,根本没在任何资料上签字。然而在王圣没有签字认可的情况下,两家俱乐部的合同依然有效,其依据正是中国足协的转会章程。

中国足协规定,球员转会合同由两家俱乐部签订,条款里面从未提及球员在其中应该签字等字样。认定这种转会符合球员“利益”的依据,是球员在递交转会申请表时的签字。王圣在转会申请表上

签字后就被认为愿意转会,其转会意向中填写了“中超”,也未指明具体俱乐部。然而事实是,这种申请表球员转会意愿都填写“中超”或“中甲”,填写某具体俱乐部的话,便可能被中国足协怀疑球员收取“签字费”或车、房等其他许诺。可见,增加球员在转会过程中其他签字生效的程序很必要,但是足协规定的中超制度中并未写明,漏洞让王圣承担了一切他不想承担的后果。

吉祥物动粗 足协无可奈何内部教育了事

如果说前几件足协做“鸵鸟”的事情有些尴尬,有些严肃,那么2008年这件“吉祥物动粗”的事件只能搏您一乐了。中国有职业联赛以来,球迷之间的争斗就没有中断过,大家伙似乎也早看麻木了,不过要说到吉祥物出场捣事,以前没发生过,一来有吉祥物的俱乐部少得可怜,二来作为扮演者,那套道具戴着就耗费体力,再给球队加加油,那有精力管别的事?但申花队的吉祥物扮演者能量显然过多,他也不愧是扮演“豹子”的人才,在对天津的比赛中,这位弟弟拿起天津的白色队衣又撕又踩,完全一副古代战争胜利者宣泄的方式,这当然引发天津方面无比愤怒。但还能怎么办?中国足协可没有处罚吉祥物扮演者的条款,内部教育得了。

2003年重庆力帆输球晋级 成国际足球史一大笑柄

制度笑话不是从中超开始的,中甲时期同样存在,2003年,在末代中甲之时,中国足协在设计中超规则上可谓“处心积虑”,由于担心积分容易“捣鬼”,中国足协专门设定了一种特殊的中超积分计算方法,即:球队去年最终排名乘以0.5再加上目前积分名次,积分越低者排名越靠前。但中国足协万万未料到,这种自认为高明的计算方法,存在着巨大漏洞,很可能使末代甲A最后一轮成为世界足球史上的一次经典闹剧。

果不其然,重庆力帆队成了这场闹剧的主演,要想保级成功,必须在最后一场输掉青岛,力帆主场“神勇”落败,可惜上海国际并不争气,在获胜就可以拿到末代甲A冠军的情况下竟然主场1:3输给顽强的天津人,这样一来,天津队依靠自己保级成功,力帆则输球输人黯然降级,这也是重庆足球首次降级。 这次重庆力帆队合理运用规则,不过这也闹出了国际玩笑。


小程序的好处
免费的分销系统
公众号如何开微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