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惠州资讯网 > 历史

【墨香】幻影(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0:01
摘要:“宁远,我知道你恨我。你爱的人永远是秋荷,你恨我杀了她。可是我不能容忍她那样对你,更不能看着我爱的男人这样屈辱的活着。宁远,我不恨你,一点也不恨你。你自己保重。”曼莉倒在血泊中,慢慢闭上了那双我看来充满幽怨的眼睛...... 我突然有些奇怪,明明自己在睡觉,怎么会无故走在漆黑的荒郊外呢?难道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幻觉吗?不,这不可能是幻觉,这明明就是真实的感觉。
我有些疑惑,黑夜的狰狞和阴暗似乎让我忘记了什么是害怕,什么是惊悚。我茫然的站在这条僻静的小路上,眼睛到处搜寻着,希望看到有亮光的地方或者有行人经过这里。可是,周围静悄悄的,甚至就连掉下一根针的声音都可以听得到。
我继续往前走,至于走到哪里,无所谓。
我感觉有些冷,虽然是夏夜,却也有一种冰彻心底的感觉。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前方突然闪现一丝亮光,我仔细的看了下,似乎这些光是从汽车上投射出来的。那么,前面有辆车,也许我可以坐车回家。匆匆跑向有亮光的地方,果然是一辆车,一辆黑色的轿车。我欣喜的就要叫出声的时候,却发现车中并无一人,在车的旁边却有一个很大的里面装得鼓鼓的一个蓝白条的编织袋。里面装的什么呢?我好奇的拉开袋子的拉链。啊……
惊恐的叫声划破黑夜。
突然一道闪电,我看到前面不远处一个有张阴郁脸的男人在吃力的刨着一个坑。这张脸怎么那么熟悉,是谁?他是谁?
那个编织袋中一脸血污长发凌乱的女人是谁?那个男人杀人了?他要毁尸灭迹?天啊,我无意遇到了一桩凶杀案。我窥探到了杀人凶手的真面目了。
我转身要跑。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阴郁的男人一步步面带杀机走向我。我知道自己完了,这下死定了。我睁大惊恐的双眼,想看明白他到底是谁。啊……
我绝望的大叫一声,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活得好好的。我正躺在自己那张宽大的床上。只是,身边似乎少了一个人的存在。我努力的回想夜里发生的事情,不知为何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唯一记得清楚的是那张阴郁恐怖的脸和编织袋中的那个头发凌乱浑身是血的女人。
我起身去卫生间洗漱一番,犹豫着该不该报警的时候,猛然看到镜中一张苍白的脸。我惊叫一声,然后环顾四周,什么人也没有,镜中只有一张惊吓过度有些扭曲的脸。
我忽然发现,这张脸竟然会是昨晚遇到的那个刨坑的男人的脸。这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巧合?会有这样的怪事吗?在这同一座城市中会有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且我看到了他杀了一个人,一个女人。我不敢想下去了,我甚至开始怀疑那个男人是不是我不知道的孪生兄弟,不然他怎么没有杀死我,还把我给送回了家。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我的新女友,曼莉。
曼莉说她爱我爱了整整三年,如果不是我的前女友突然在某一天消失了,我想我不会接受曼莉的。也许因为感动,也许是女友秋荷的突然不辞而别,也许空虚寂寞,我接受了曼莉的爱情。开始了一段新的感情。
其实,曼莉并不知道,对于秋荷的蛮横我早已经忍受不了,分手也是早晚的事情罢了。秋荷每次伸手问我要钱的时候,总是那么理直气壮。她说:“找你这个一无是处的男人,丢尽了颜面。如果不是看在你对我百依百顺的份上,早就把你这个窝囊废给踹了。”
我狠狠的盯着她,那张漂亮的外表下掩藏的该是怎样的恶毒的心啊。我张了张口,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怎么?说你一句还说不得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啥德性。”对于秋荷的谩骂我早已经习惯,可是今天确实太过分了。
我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记耳光。她楞了片刻,然后上前和我撕扯着,然后我们就纠缠在一起,我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把刀,刺进了她的胸口。
“我不会放过你的!”这是她临死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突然意识到,昨夜我出现了幻觉,是她,秋荷来找我了。
曼莉说:“晚上等我,有事和你说。”挂断电话,我陷入了惊恐中。烟一支接一支的不停的抽,也许只有在香烟的麻醉中才能让我的心一点点的平静下来。
曼莉曾经说:“宁远,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为了我你愿意杀人吗?”我半开玩笑的问她。
“当然了,只要是为了你好。杀人也不在话下。”曼莉严肃的表情让我信以为真。
“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我有些不知所措。
“宁远,她是不是还那样对你?”曼莉的眼睛里是深深的痛。
“哦,我习惯了她的傲慢和无理。曼莉,也许前世我欠了她,让她今生折磨我。”我苦笑了下,一丝苦涩萦绕心口。
“她这样对你,你就不该忍气吞声。宁远,你这样好的男人她竟然不知足。”曼莉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脸颊,一滴泪滴在我的胸口。
“如果她有你这般柔情该多好。”我叹息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宁远,我暗恋了你三年,如果你愿意,你和她分手吧,我们在一起。”曼莉深情的望着我。
我没有说话,我不知道我是真的放不下,还是害怕秋荷的不肯善罢甘休。我太了解她了,如果我真的和她提出分手,她一定和我纠缠不休的。她明白,对她唯命是从的男人天底下也就只有我宁远一人,就她那样的女人,不就凭自己有张好看的脸吗?除了这些她还有什么?男人贪恋的不过也就是她的一张皮囊而已。她是有自知之明的。那么,我是不是也和其他男人一样贪恋的只是她的身体呢。
我想我是中了她下的蛊了。明明知道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为什么还会乐此不疲的甘愿受她的欺凌?我真的想不明白。
自从曼莉对我表白后,我发现我开始像个真正的男人似的有尊严的活着了。对于曼莉的爱情,我早已经潜移默化的接受了。或许,只有曼莉才会让我觉得爱情的重要性,也明白我对于秋荷那种忍受只是因为她那副魔鬼般的身材和天使一样的容颜的贪婪。
我有些疲倦,然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房中一片漆黑,我缓缓的坐起身,并不想开灯。
编织袋!一个鼓鼓的蓝白条的编织袋就放在床头的地板上。我惊恐的盯着它,仿佛看到秋荷缓缓的从袋中走了出来。“我不会放过你的!”秋荷临死的那句话还回荡在我的耳边。
我浑身发抖,手脚冰凉,在这个闷热的夏夜却感觉仿佛置身在凛冽的冬季。我就这样盯着那个编织袋,眼睛不敢眨动一下,唯恐一眨眼秋荷就会从编织袋中爬出来似的。
曼莉的电话不合时宜的打了过来。
“宁远,下午我来过了,你睡着了,为了不打扰你,我没叫醒你。不过一会我就快到你这里了,先不告诉你了,给你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不是惊吓就好。”我假装轻松的口气。
“当然是惊喜了,看到你床跟前的盒子么?打开看看。”曼莉说。
“盒子?哪有什么盒子,曼莉,你弄错了吧?”一个编织袋她居然说是盒子。
“打开看看啊,宁远,看看喜欢不喜欢?”曼莉的语气有些诡异。
床头跟前地板上明明放的是一个编织袋,她却说是一个盒子。我不知道曼莉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想骗我打开袋子,这明明就是曾经装秋荷尸体的那个编织袋。我意识到曼莉知道了我杀秋荷的事情了,她在暗示我。
门外响起了钥匙转动的声音,我知道曼莉来了。
“哎,宁远,这么黑你怎么不开灯?”曼莉走了进来,顺手打开了灯。
我没有吭声,眼睛还是盯着那个编织袋,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看到袋子上沾满了鲜血。
“宁远,怎么了?不过是个鞋盒子看把你吓的?你怎么不打开看看呢?”曼莉轻声的说。
“那你打开啊!”我悄悄的拿起藏在床头下的那把刀。
趁曼莉弯身的一瞬间,我从背后给了她一刀。
“宁远,我知道你恨我。你爱的人永远是秋荷,你恨我杀了她。可是我不能容忍她那样对你,更不能看着我爱的男人这样屈辱的活着。宁远,我不恨你,一点也不恨你。你自己保重。”曼莉倒在血泊中,慢慢闭上了那双我看来充满幽怨的眼睛。
我失神的望着曼莉那张脸,仿佛看到秋荷正狰狞的对着我笑。哪里有什么编织袋呀,床头的地板上分明是一个男式皮鞋的鞋盒。我颤抖着打开盒子,映入眼前的却是一双精美的意大利制造的皮鞋。

共 29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处于恋爱阶段的青年男女,他们之间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确实让人有一种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回味无穷。不过,作为过来人,我可以郑重的告诉作者,你的那些罗曼蒂克,只能停留在你那些虚幻的意识里,现实生活丝毫不容许你有太多的奢望。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善始善终,才是你最美满的归宿。本文最大的特点,是作者诗歌性的语言和真实的心境,光大了自己和故事中的人物形象。欣赏问好!倾情推荐!【责任编辑:山形依旧】
1 楼 文友: 2014-04-18 09: 2:49 写得不错,谢谢您支持墨香!精彩继续!问好!
2 楼 文友: 2014-04-18 12:19:21 欣赏温柔新作,很好,赏读学习了!问好温柔,遥祝春安快乐!
 楼 文友: 2014-04-18 21:17:26 小说布局精巧,欣赏温柔精彩的新作。问好!
4 楼 文友: 2014-04-18 2 : 9:12 谢谢水温柔!谢谢你一直以来对墨香的付出与支持!敬礼!
5 楼 文友: 2014-04-19 10:44: 9 欣赏 问好 春安
6 楼 文友: 2014-04-22 00:06:26 笔法娴熟,情节曲折离奇,悬念重重,扣人心弦。推荐共赏!谢谢赐稿墨香,祝创作愉快!顶了!胸痹心痛是心脏病吗
小儿厌食如何调理
婴儿流鼻血
儿童中暑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